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野心国

吉他和梦想,啤酒和死党。

 
 
 

日志

 
 
关于我

微洁癖,微强迫症,野心及占有欲极度旺盛。低血压。冰柜属性。心血来潮虎头蛇尾星人。易纠结。怒点奇特,勿轻易招惹。危险品。

网易考拉推荐

[转]风息神泪: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对“主流媒体”,为69记  

2010-06-14 18:0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终于要在这里板起脸来说话。

 

有些友人在自己不了解的随意观望前提下,被所谓的“各界名人”影响,对我最近的发言进行好意的质疑与劝解。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拯救一下大家的判断能力——你们好歹是我朋友,我不能看你们的智商就这样一不小心被拖进看不见底的深渊,降低到跟那些知名人士同一水准。

 

最近所谓的“69事件”,就我了解的全过程简单概恬如下:

 

某个韩国偶像组合简称为SJ(拼写成SB也是可以的,他们是同义词)参加世博演出,他们相关的最大贴吧论坛自己放出虚假消息声称有5000张票,引得他们的粉丝围抢。但事实上票远没有那么多,世博自己相关媒体从未公布过有5000张票。因此这些粉丝自己幻象出了“工作人员自己拿了票”之类的结论并迅速把它当成定论(不愧是SB的粉丝…啊……SJ…不对,还是SB……?算了反正都一样),与维护现场治安的武警造成激烈冲突。

 

比如扇武警耳光,被制止就高叫“武警打人”,自己撕了自己衣服,“武警强奸我!”,吐武警口水,诸如此类——跟我要相关证据的人请活用搜索,照片视频和现场回忆很多,要知道我一开始也只是模糊的知道了“似乎有冲突”而已。


以现场的混乱状态,武警是付出了自己受伤为代价尽量保护了这些SB粉丝的平安。(注:此处SB粉丝为陈述词,非粗口,非攻击意向词)


然后这些SB粉丝回去之后在网上发贴骂武警如何不周道,如何没有让他们达成所愿。

 

被这些言行所触怒的人决定去爆他们的贴吧论坛并放出预告。

 

百度于此事上以坚定的一面倒的双重标准,表现出了维护这些SB粉丝的姿态。

 

以上,为我所知的所谓69事件全过程。当然其它细节诸如有SB粉声称有个高官爸爸要限很多一线城市的电,诸如此类的花絮,请大家深入了解后自己去挖掘,以达到娱乐生活的目的。另:我个人久候限电而不至,为了维护所在地一线城市地位只好自己关灯打游戏的焦急。也不在此做详尽描写。

 

事后某些名人们听闻此事,有些或许是为了表达自己出尘的姿态,有些的居心实在不能不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不知道是不了解内情呢还是在了解内情的前提下故意扭曲。总之迅速啪啪啪给此事扣上“商业炒作”“激进爱国主义”甚至“网络暴民”的帽子。

 

另外还有些人则可能只是为了用自身实例来控诉世界,我一看到他们就真的为社会现状忧心忡忡了一把,一度疑惑过到底有多少看起来与普通人类一样的物种混进了我们当中?比如以下二人就在表达了“自己确实知道他们打武警”后发表了以下发言……然后速度删除了。

 

信海光:今晚,在中国,我看见了种族歧视的种子。这世界是哈美的,哈日的,哈港的,哈台的,愤怒青年偏偏受不了哈韩,说穿了,无非韩国是个小国,天朝子民哈之大丢其面子,为这点无聊的原因就能去搞网络战争,如果犹太人在中国,今夜很可能就是个“水晶之夜”。本来想置身事外,但还是表明态度吧。

 

丁小云:粉丝冲击武警,我觉得某种意义上这是这代年轻人更有行动力的一个象征呢。记得曾看过一个观点,说娱乐最终也能影响到政治,推动民主的进程。在西方,年轻人因为娱乐而冲击警察貌似是很常见的。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56495b0100k1su.html) - 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对“主流媒体”,为69记_风息神泪_新浪博客

附注:上面那位还发表过关于我的个人攻击,下面那位还发表过“一些人在冲击武警。另一些人在网上漫骂,到底谁更有行动力?”之类的发言。但是在被人要求公布地址,以展现自己行动力时,从未发表回应,并迅速删除。


好了。然后来说说我的后继看法:

 

有朋友说,爆贴吧算什么本事,至少上个街发传单。关于这点,我是不赞同的。要知道,就这样,也有诸多看客,混水摸鱼的,试图挑起各种争端的,扣上各种帽子的。再退一步说,不管是否有什么后继发展,至少一开始,先摆出相应的姿态来。

 

有很多名人,动不动就摆出痛心疾首的脸,说如何愚民政策,群众如何不思考不作为,所以自己只好代表人民发言。振臂高呼抨击政府抨击社会。但一旦大家自发行动了,表达出了“不用你代表”的姿态,他立刻暴怒了。一定要摆出自己清高嘴脸,要么利用话语权歪曲群众的原意,要么竭尽全力的贬低,或者把话题往自己想要的方向上扯。

 

说到底,我看这些人,在意的只是“群体声音是否由自己昌导”,如若不是,就是暴民。——不管这事件多小,爆贴吧的确不算什么大事。但有人在故意把它从意义上贬低层面上拔高,其用意可疑,简直字里行间都写着居心叵测。

 

有人说你怎么不抨击这个怎么不做那个,偏偏管这个事情。——这种逻辑就跟“你怎么不先去舍身饲虎,居然在这里扶老奶奶过马路”或者“你怎么不去跟黑社会持枪对射,竟然还有时间捉小偷”一样好笑。照他们的逻辑,在抗议隔壁邻居深夜装修扰民之前,恐怕得先横跨地球把世界上的“社会不公现象”斗争个遍,才有资格坐飞机回来骂邻居——嗯隔壁都已经换了三拔人了。

 

以及,你怎么知道别人没做这个没做那个?你如何得知别人对社会的帮助没有你的大?自己幻想出来的定论强加到其它人身上。这叫臆症——或者SJ粉。其次,人力有所及,力有所不能及,首先做力有所及的事情。哦对了,有些言论在往这是被煸动的集体反韩上扯,我想说,为了自己虚构的票来打武警这种事,不管他们粉的是谁,哪怕是赵本山我也不会赞同啊。

 

还有人一定要说“参加的人就是被煸动就是盲从”之类的观点,这样简单粗暴的分法亦是可笑。至少就我个人而言,我是自己听闻模糊消息之后,搜集相关信息,然后得出的,我想要摆的姿态。

 

我生气——曾经在地震中救了很多人的武警被以可笑的理由攻击。
我抗议——事件初衷被言论扭曲、误解、传播。
我拒绝——被一些不管是真清高还是假作态的名人所代表。
我反对——粗暴的论断,高高在上的姿态,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

 

不管此事会有什么样的发展或消声匿迹,以上态度,是凭我的本心和判断,所做出的选择。

 

最后:这件事情,我认为并没有失败的说法。传递声音,告诉世界,寻找同伴,表明态度。以上达成,至少我已经得到想要的东西。至于是否被所谓的“主流媒体”所背弃——不在我关心与在意范围。

 

对于诸多好友:“你多少也算有点名气,不要到处得罪人”此类劝说。我心怀感激,然后要说:

 

多谢高看,不过我并不是名人,只是个没野心没成就的懒鬼,但比起那些被攻击后就慌乱删除自己言行的人,我对过去说的一切发言负责。这将是件长时间的事情,我并不打算让它影响生活,吃饭睡觉打游戏,该做什么继续做什么。但也从不打算出乎反尔,我的态度将一直鲜明并坚持。

 

对不起,也许我老了,但我从未打算任凭自己朽烂。

 

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饮饯易水上,四座列群英。

是为记。

====================================================================================

是这样的。我当然知道自己是没什么影响力的,但还是忍不住转发来推广。并且我为我看完这篇博文后的一个举动感到了羞耻——我首先想到的是看看韩寒对这件事的评论,我以为他会有一些公正客观的话。

但看完韩寒的博客以后我发现我错了。或许影响力大了以后,所谓说真话的评论家也开始力求“公正客观”,力求“和平,不极端”一类的。总之我能从韩寒的博客里看出来的就是,他完全不了解事情的起因经过,就片面地跟随所谓的主流媒体,抨击了“莫名”的“网络暴民”。

以下是我在韩寒博客留下的话。

你了解事情的起因么,没错,以前是有过不少网民反韩的行为,但是有过这么激烈的么?你想过为什么这次会闹成这么大么?SJ在自己最大的贴吧上谎称有5000张市博演唱会的票,于是他的粉们就去领,可实际上没有那么多,于是小朋友们就自己YY说是工作人员自己把票占了(说到这儿我还真觉得可笑,工作人员会有那么多和他们一样迷韩国偶像迷到脑残地步的人么?)并且打武警,武警抵抗一下就喊武警打人,自己撕破衣服说武警强奸。你作为所谓的大朋友,至少搞明白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如果不是有愤怒的理由,也不会引起这么激烈的冲突。你想要和平地教导小朋友,至少先把你自己对所谓的“网络暴民”的片面理解纠正过来。大朋友们的仇恨并不是莫名的。

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我没有影响力,没有力量,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支持一下风息。我尽到力了,仅管它可能不会有什么效果,仅此而已。我只想做到心中无悔。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